你刚想问她怎么了,一股热意突然从身体里面窜了出来,理智逐渐褪去。

    你看着面前的姐姐,黑色的真丝睡衣勾勒着她姣好的身体,白色的皮肤和黑色的丝绸构成惊人的色彩冲击。

    她漆黑的眼眸里溢满担忧和怜爱,纤细却有力的手臂放在你腰间和背部,温柔地环绕着你。

    你的手不小心按压在了柔软上,顶端的凸点顶在掌心,痒意从接触的点开始传遍全身,理智彻底崩盘,身体里的火叫嚣着霸占和掠夺,蔚蓝半透明的触手追随欲望伸了出来,紧紧裹着她的手臂,顺着白皙的手臂,一寸一寸地摩挲侵占。

    她近乎纵容地任你胡作非为,在极疼的时候,她昂头亲上你充斥着欲望的蓝色眼睛,“…星河…别急…我一直在呢…”

    像是在温暖的海水里飘荡,像是被母亲温柔地托举,你恍惚间好像听到海浪拍打岩壁的声音,崩裂的海水溅在触手上,尖尖发痒想要蜷缩。

    体能炙热的情感和冲动随着触手的扭动在温暖的海洋里释放出来,有双温暖的手臂缠绕着你的脖颈,让你忍不住更加深入海洋,感受着她深处的涌动。

    你浓烈的爱欲裹挟着她,让她几乎无法呼吸,她意识朦胧地追寻着你的视线,蓝色水晶一样纯粹的眼睛在欲望的冲刷下变得野性桀骜,她几乎克制不住地沉溺在里面,像是最虔诚的信徒温顺地献上灵魂。

    白色与蓝色纠缠,黑色与蓝色碰撞,她与你呼吸纠缠,在某一刻,似乎融合在一起,情感共通,快乐与共。

    在欲望发泄后,你意识清醒了些,发现自己的触手它有着自己的思想,两根缠绕着姐姐的手臂,两根玩弄着胸尖,两根缠绕着腰肢,两根放在姐姐最深处最脆弱的地方,将她原本平坦的腹部顶得凸起。

    你刚想问她怎么了,一股热意突然从身体里面窜了出来,理智逐渐褪去。

    你看着面前的姐姐,黑色的真丝睡衣勾勒着她姣好的身体,白色的皮肤和黑色的丝绸构成惊人的色彩冲击。

    她漆黑的眼眸里溢满担忧和怜爱,纤细却有力的手臂放在你腰间和背部,温柔地环绕着你。

    你的手不小心按压在了柔软上,顶端的凸点顶在掌心,痒意从接触的点开始传遍全身,理智彻底崩盘,身体里的火叫嚣着霸占和掠夺,蔚蓝半透明的触手追随欲望伸了出来,紧紧裹着她的手臂,顺着白皙的手臂,一寸一寸地摩挲侵占。

    她近乎纵容地任你胡作非为,在极疼的时候,她昂头亲上你充斥着欲望的蓝色眼睛,“…星河…别急…我一直在呢…”

    像是在温暖的海水里飘荡,像是被母亲温柔地托举,你恍惚间好像听到海浪拍打岩壁的声音,崩裂的海水溅在触手上,尖尖发痒想要蜷缩。

    体能炙热的情感和冲动随着触手的扭动在温暖的海洋里释放出来,有双温暖的手臂缠绕着你的脖颈,让你忍不住更加深入海洋,感受着她深处的涌动。

    你浓烈的爱欲裹挟着她,让她几乎无法呼吸,她意识朦胧地追寻着你的视线,蓝色水晶一样纯粹的眼睛在欲望的冲刷下变得野性桀骜,她几乎克制不住地沉溺在里面,像是最虔诚的信徒温顺地献上灵魂。

    白色与蓝色纠缠,黑色与蓝色碰撞,她与你呼吸纠缠,在某一刻,似乎融合在一起,情感共通,快乐与共。

    在欲望发泄后,你意识清醒了些,发现自己的触手它有着自己的思想,两根缠绕着姐姐的手臂,两根玩弄着胸尖,两根缠绕着腰肢,两根放在姐姐最深处最脆弱的地方,将她原本平坦的腹部顶得凸起。

    你刚想问她怎么了,一股热意突然从身体里面窜了出来,理智逐渐褪去。

    你看着面前的姐姐,黑色的真丝睡衣勾勒着她姣好的身体,白色的皮肤和黑色的丝绸构成惊人的色彩冲击。

    她漆黑的眼眸里溢满担忧和怜爱,纤细却有力的手臂放在你腰间和背部,温柔地环绕着你。

    你的手不小心按压在了柔软上,顶端的凸点顶在掌心,痒意从接触的点开始传遍全身,理智彻底崩盘,身体里的火叫嚣着霸占和掠夺,蔚蓝半透明的触手追随欲望伸了出来,紧紧裹着她的手臂,顺着白皙的手臂,一寸一寸地摩挲侵占。

    她近乎纵容地任你胡作非为,在极疼的时候,她昂头亲上你充斥着欲望的蓝色眼睛,“…星河…别急…我一直在呢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