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红火烫书坛>竞技网游>人生摆烂后竟搭上酷似白月光的糖爹 > 每次却都被箍得更紧,G得更凶,吻得更深()
    察觉到女人在看他,孟鹤川抬头,他也被镜中的一幕刺激得气血上涌:女人较小的身体在他怀里被撞得如同暴风雨中的一叶扁舟,发丝、乳房有节奏地翻飞,嘴里也只剩下被动撞出的几个残缺音节。而背后的自己却依然是西装革履,拿着女人一捏就碎的脚踝,疯狂地顶操着。看着这一幕,他只想快些、再快些,恨不能真的把她撞碎才好。阴茎上的青筋不肯放过肉穴里的任何一个褶皱凸起,只想每一下顶操都把这温暖湿润又狭窄的甬道完全撑开,让这甬道成为自己的形状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慢……慢一点……啊……不不”江声虚弱地求饶,快被男人贯穿了,她反手抓住男人的西装袖子,仿佛这样自己就能安全些。

    孟鹤川哪里肯慢,他只觉得下体仿佛被这女人狠狠吸住,抽出后借着惯性又操回去,每一次插入都像要把面前娇吟的女人贯穿,抽插带出来的水稀里哗啦流了一地,狭小的卫生间里都是粘稠的水声。

    究竟是怎么回事?他从来没有对性事如此沉溺过,以前做爱都只是食髓知味,今天的他不像他,到底是这女人有本事,还是自己真的在诸多规律框架之下隐忍了太久,释放自我了?他越想越气急败坏,越操越用力。

    江声被干得全身瘫软,单脚再也站不住了,全身只靠肉穴和阴茎的连接才不至于倒下。男人的囊袋重重拍打在阴户上,因为身高差,穴口被迫向后、向上拉扯,她爱上阴茎完全插入时自己被塞满的快感,又怕自己会在这等激烈的性爱中坏掉。爱液越来越多,随着剧烈的抽插洒落在地上、顺着大腿流到凉鞋上、被撞击时飞溅在洗手台上……

    孟鹤川搂着江声的那只手臂突然转换方向,从前方伸到内裤中,两指夹住已经熟烂的阴蒂,借着爱液润滑疯狂地揉按起来。

    肉棒炙热的操弄和微凉的长指毫不绅士的侵犯,让江声爽的头皮发麻,她甚至怕自己会死在这里。原本呜咽的呻吟变成了近乎尖叫的求饶“不,不要了,求求你,我受不了了……啊啊啊啊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拔出来”她只顾用双手去拔插入内裤中的粗壮手臂,使出吃奶的力气,却只把男人袖口衬衫的扣子拉扯崩开,而那只骨节分明、修长有力的手仿佛扎根在她私处一般,不曾移动半分。

    在如此剧烈的刺激中,江声达到了高潮,她反弓着背,紧紧贴在男人的肩膀上,阴道瑟缩着吐出一大口液体,同时死死绞住伸进来的巨大肉棒,这一瞬间她才是狩猎的一方,激烈的颤抖和收缩险些让孟鹤川交代在这里。

    江声抖如筛糠,狼狈不堪,耳边都是男人隐忍的闷哼和淫液落地的水声。

    孟鹤川拔出依旧肿胀坚硬的肉棒,甩了甩手上的淫液。失去支撑的江声马上要瘫软倒地,却一把被男人抱起,反过来面对而立。

    “我才刚刚开始”男人抬起下巴,居高临下地望着镜子里的她。

    不等江声反应,她已经被男人放在洗手台上,分开双腿。穴口还在高潮余韵中张合,肉棒便不由分说插了进来。

    孟鹤川任由江声烂泥一般瘫软着、背靠在镜子上,被干的上下搓动,他伸手解开自己衬衫最下方的几个扣子,露出了恰到好处的腹肌,宽肩衬的他的腰身看起来竟比女人还细。

    察觉到女人在看他,孟鹤川抬头,他也被镜中的一幕刺激得气血上涌:女人较小的身体在他怀里被撞得如同暴风雨中的一叶扁舟,发丝、乳房有节奏地翻飞,嘴里也只剩下被动撞出的几个残缺音节。而背后的自己却依然是西装革履,拿着女人一捏就碎的脚踝,疯狂地顶操着。看着这一幕,他只想快些、再快些,恨不能真的把她撞碎才好。阴茎上的青筋不肯放过肉穴里的任何一个褶皱凸起,只想每一下顶操都把这温暖湿润又狭窄的甬道完全撑开,让这甬道成为自己的形状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慢……慢一点……啊……不不”江声虚弱地求饶,快被男人贯穿了,她反手抓住男人的西装袖子,仿佛这样自己就能安全些。

    孟鹤川哪里肯慢,他只觉得下体仿佛被这女人狠狠吸住,抽出后借着惯性又操回去,每一次插入都像要把面前娇吟的女人贯穿,抽插带出来的水稀里哗啦流了一地,狭小的卫生间里都是粘稠的水声。

    究竟是怎么回事?他从来没有对性事如此沉溺过,以前做爱都只是食髓知味,今天的他不像他,到底是这女人有本事,还是自己真的在诸多规律框架之下隐忍了太久,释放自我了?他越想越气急败坏,越操越用力。

    江声被干得全身瘫软,单脚再也站不住了,全身只靠肉穴和阴茎的连接才不至于倒下。男人的囊袋重重拍打在阴户上,因为身高差,穴口被迫向后、向上拉扯,她爱上阴茎完全插入时自己被塞满的快感,又怕自己会在这等激烈的性爱中坏掉。爱液越来越多,随着剧烈的抽插洒落在地上、顺着大腿流到凉鞋上、被撞击时飞溅在洗手台上……

    孟鹤川搂着江声的那只手臂突然转换方向,从前方伸到内裤中,两指夹住已经熟烂的阴蒂,借着爱液润滑疯狂地揉按起来。

    肉棒炙热的操弄和微凉的长指毫不绅士的侵犯,让江声爽的头皮发麻,她甚至怕自己会死在这里。原本呜咽的呻吟变成了近乎尖叫的求饶“不,不要了,求求你,我受不了了……啊啊啊啊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拔出来”她只顾用双手去拔插入内裤中的粗壮手臂,使出吃奶的力气,却只把男人袖口衬衫的扣子拉扯崩开,而那只骨节分明、修长有力的手仿佛扎根在她私处一般,不曾移动半分。

    在如此剧烈的刺激中,江声达到了高潮,她反弓着背,紧紧贴在男人的肩膀上,阴道瑟缩着吐出一大口液体,同时死死绞住伸进来的巨大肉棒,这一瞬间她才是狩猎的一方,激烈的颤抖和收缩险些让孟鹤川交代在这里。

    江声抖如筛糠,狼狈不堪,耳边都是男人隐忍的闷哼和淫液落地的水声。

    孟鹤川拔出依旧肿胀坚硬的肉棒,甩了甩手上的淫液。失去支撑的江声马上要瘫软倒地,却一把被男人抱起,反过来面对而立。